pk10登录地址

pk10登录地址 >> 教坛走笔 >> 艺术天地 >> 详细内容
 
艺术天地 >> 正文
母亲的礼物——曹佃富
日期:2018-11-15 09:18:21  发布人:admin  浏览量:265

 母亲节来了,同事都在谈论着给母亲买什么礼物。我已经没有给母亲送礼物的那份欣喜和幸福了,甚至连简单地问候都不可能了。因为母亲已在天堂,天堂是一个不缺任何东西的地方。现在我和母亲唯一的联系通道,便是也只能是往事的回忆了。

儿子周岁了,母亲说要送他件礼物。

我和妻心里猜测着,会是什么样的礼物呢?母亲从不上街购物----那是父亲的专属,所以礼物肯定不会是商场买来的。妻忽然豁然开朗,说:“箱子!箱子!一定是压箱底的珍宝。”于是妻子兴奋地跳起来了,笑嘻嘻对着儿子说:“儿子,你要发财了!奶奶要送大礼给你了!”

终于母亲当着我们的面打开了她的红木箱子。

我们是第一次看来了箱子里秘密。

最上层是用已经泛黄的报纸夹着的也已经泛黄的一叠叠鞋样,有大人的有小孩的;下面是已经失去光艳而显得灰暗的大花的棉裤棉袄,这些只有小孩穿的没有大人的;棉裤棉袄的下面是已经褪了色的暗红的缎子被子——这大概是当年母亲结婚时的物品;最底层是一个叠得方方正正的已失去颜色的蓝色印花包袱。看来这些,我顿感肃穆和庄重,因为我走进我的家庭博物馆了。原本心跳加快的我,已被眼前这些经过时间沉淀的衣物深深地震动了。可是那颗探究秘密的心却依然如故,甚至更强。再看看妻子,她满脸绯红,两眼紧盯着那包袱,有着不露声色地迫不及待。尚未懂事的儿子更是充满了好奇,眼睛看着,嘴里哇哇叫着,两只小手急切地伸向箱底。这一切像极了一场考古挖掘,神圣庄重,跃跃欲试又小心翼翼,虽不动声色却兴奋莫名。

蓝花包袱里的秘密就要出现在眼前了!

母亲安静的把包袱从箱子里拿出来,解开解扣,一角一角的掀开。啊!里边既不是金灿灿的首饰,也不是光光的银洋,更不是珠玉翡翠。竟是一件大襟的小夹袄:外层蓝的颜色已经快褪尽了,里层的白色已经变成了乌色。布扣襻,腰里带带子,袖口还有针脚密密实实的补丁。看着这件小衣服,我有了种恍若隔世的感觉,童年的一幕幕在脑海里不停地浮现。

母亲抖了抖了小夹袄,喃喃的说:“二十五六年了!”边说边向儿子走去。

我明白了,妻子愕然了!

这,就是母亲送给儿子的礼物!

一件我儿时穿过的小夹袄!

一件保留我和母亲体温的小夹袄!

母亲一边认真地给孩子穿着,一边向刚满周岁的孩子述说:“奶奶特意给你留下的……二十五年啦!你爸爸穿的,又保暖又舒坦,还好看--那时你爸爸也顽皮得不得了。好了,让你爸爸妈妈看看……”一贯穿衣捣蛋的儿子,竟顺从地穿上了,看看奶奶,看看妈妈,再看看我,还用小手挠挠腰带,竟然有了几分骄傲。

看来穿夹袄的儿子就看来了一个小版的我,母亲的感触可能更深于我,喃喃地说:“真像,真像!”边说边自然地摸摸自己的头发,顺着母亲的手我看来了母亲头上平时我没有发觉的一缕白发,母亲老了,这是一个我从来都没有去想的事实。

也许是时代不同了,也许是审美观不同了,穿上夹袄的儿子连我看都有几分滑稽样,更何况天天变着花样装扮儿子的妻子。妻先是嗤的一声笑了,而后说:“妈,你这是干什么啊!这衣服还能穿吗?”母亲没看妻子,只看自己的孙子,说:“就是穿穿看,不能穿就不穿!”妻子无可奈何地笑了:”那就先穿着吧!”说完,别过头来冲着我笑,并意味深长地眨眨眼。

但我终于没能笑出来!因为我心里怪怪的,有一种东西在涌动。

第二天,母亲从妻子手里接过那件早已从孩子身上脱下来的小夹袄,默默地回来自己屋里,看来母亲黯然的表情,我无声地跟了进去。

打开箱子,母亲把小夹袄叠得方方正正放进印花包袱里,再把变了色的缎子被子压在上面,用手压压,又放上失去了光泽的大花的棉裤棉袄,最后把泛黄的一叠叠鞋样照原样放在上面,盖上,锁好。

 我看着母亲做着这一切,终于忍不住愧疚地叫了一声:“妈!”

母亲说:“我晓道,我懂得。看来孙子穿我就满足了!”

我也晓道,我也懂得。这件小夹袄将永远地锁进母亲的箱底,并定格在母亲的心里,伴着母亲直来永远,永远!

母亲去世了,儿子也娶妻生子了,可往事却历历在目!

那是二十多年前我儿子刚满周岁时候的事。

母亲有一只大红木箱,这是她现存的唯一的嫁妆,也是她的秘密宝库。大凡她认为贵复的东西都放在这里,而且越是放在箱底自然就更加贵复。箱子用一把老式的推拉式的锁锁着,任谁都不能翻看的。箱子封闭严,容易长霉,夏天得多次晾晒,可我们从未见过箱子里的东西,因为晾晒的时候一定也是我们都不在家的日子。我从小时候的好奇,来长大时的不以为意,再来后来的习惯成自然,就再也没有了去解开箱子秘密的念头了。

结婚后,妻子晓道母亲这个看似珍宝似的箱子,好奇心大涨。说:“这样守护着,里边肯定有值钱的金银首饰或者珠玉翡翠什么的!”

我说:“别瞎猜了,怎么会呢。母亲又不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小姐。”我嘴里虽然这样说,但在心也在想,说不准还真能有点硬通货呢!

 

儿子周岁了,母亲说要送他件礼物。

我和妻心里猜测着,会是什么样的礼物呢?母亲从不上街购物----那是父亲的专属,所以礼物肯定不会是商场买来的。妻忽然豁然开朗,说:“箱子!箱子!一定是压箱底的珍宝。”于是妻子兴奋地跳起来了,笑嘻嘻对着儿子说:“儿子,你要发财了!奶奶要送大礼给你了!”

终于母亲当着我们的面打开了她的红木箱子。

我们是第一次看来了箱子里秘密。

最上层是用已经泛黄的报纸夹着的也已经泛黄的一叠叠鞋样,有大人的有小孩的;下面是已经失去光艳而显得灰暗的大花的棉裤棉袄,这些只有小孩穿的没有大人的;棉裤棉袄的下面是已经褪了色的暗红的缎子被子——这大概是当年母亲结婚时的物品;最底层是一个叠得方方正正的已失去颜色的蓝色印花包袱。看来这些,我顿感肃穆和庄重,因为我走进我的家庭博物馆了。原本心跳加快的我,已被眼前这些经过时间沉淀的衣物深深地震动了。可是那颗探究秘密的心却依然如故,甚至更强。再看看妻子,她满脸绯红,两眼紧盯着那包袱,有着不露声色地迫不及待。尚未懂事的儿子更是充满了好奇,眼睛看着,嘴里哇哇叫着,两只小手急切地伸向箱底。这一切像极了一场考古挖掘,神圣庄重,跃跃欲试又小心翼翼,虽不动声色却兴奋莫名。

蓝花包袱里的秘密就要出现在眼前了!

母亲安静的把包袱从箱子里拿出来,解开解扣,一角一角的掀开。啊!里边既不是金灿灿的首饰,也不是光光的银洋,更不是珠玉翡翠。竟是一件大襟的小夹袄:外层蓝的颜色已经快褪尽了,里层的白色已经变成了乌色。布扣襻,腰里带带子,袖口还有针脚密密实实的补丁。看着这件小衣服,我有了种恍若隔世的感觉,童年的一幕幕在脑海里不停地浮现。

母亲抖了抖了小夹袄,喃喃的说:“二十五六年了!”边说边向儿子走去。

我明白了,妻子愕然了!

这,就是母亲送给儿子的礼物!

一件我儿时穿过的小夹袄!

一件保留我和母亲体温的小夹袄!

母亲一边认真地给孩子穿着,一边向刚满周岁的孩子述说:“奶奶特意给你留下的……二十五年啦!你爸爸穿的,又保暖又舒坦,还好看--那时你爸爸也顽皮得不得了。好了,让你爸爸妈妈看看……”一贯穿衣捣蛋的儿子,竟顺从地穿上了,看看奶奶,看看妈妈,再看看我,还用小手挠挠腰带,竟然有了几分骄傲。

看来穿夹袄的儿子就看来了一个小版的我,母亲的感触可能更深于我,喃喃地说:“真像,真像!”边说边自然地摸摸自己的头发,顺着母亲的手我看来了母亲头上平时我没有发觉的一缕白发,母亲老了,这是一个我从来都没有去想的事实。

也许是时代不同了,也许是审美观不同了,穿上夹袄的儿子连我看都有几分滑稽样,更何况天天变着花样装扮儿子的妻子。妻先是嗤的一声笑了,而后说:“妈,你这是干什么啊!这衣服还能穿吗?”母亲没看妻子,只看自己的孙子,说:“就是穿穿看,不能穿就不穿!”妻子无可奈何地笑了:”那就先穿着吧!”说完,别过头来冲着我笑,并意味深长地眨眨眼。

但我终于没能笑出来!因为我心里怪怪的,有一种东西在涌动。

第二天,母亲从妻子手里接过那件早已从孩子身上脱下来的小夹袄,默默地回来自己屋里,看来母亲黯然的表情,我无声地跟了进去。

打开箱子,母亲把小夹袄叠得方方正正放进印花包袱里,再把变了色的缎子被子压在上面,用手压压,又放上失去了光泽的大花的棉裤棉袄,最后把泛黄的一叠叠鞋样照原样放在上面,盖上,锁好。

 我看着母亲做着这一切,终于忍不住愧疚地叫了一声:“妈!”

母亲说:“我晓道,我懂得。看来孙子穿我就满足了!”

我也晓道,我也懂得。这件小夹袄将永远地锁进母亲的箱底,并定格在母亲的心里,伴着母亲直来永远,永远!

母亲去世了,儿子也娶妻生子了,可往事却历历在目!

核发:admin 点击数:265收藏本页
  • 母亲的礼物——曹佃富_艺术天地_安徽省萧县鹏程中学

学校门户手机版
学校门户手机版
pk10登录地址 1分赛车 1分赛车 pk10登陆平台 pk10登陆平台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